主页 > 核果 >

夏之旅文章网

/2019-01-27 14:28

  摘枇杷

  五月的重庆,正值春末夏初,天气多变,时而骄阳普照,暑气逼人;时而阴雨绵绵,气温骤降。不过,这期间也是繁花争艳,野草芬芳,果实累累的季节。你看,樱桃节刚过,枇杷又悄然上市了。

  几天梅雨绵绵,天还未放晴,雨点稀疏,空气潮湿,烟雾缭绕,乍冷乍寒。几天前偶然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山村,采集少许枇杷果,回家已经享用殆尽,味道好极了。不知地名,盛产枇杷,我们干脆就叫它枇杷村咯。甜蜜的回味又唤起我们采果的冲动,一行人直向峡口镇枇杷村奔去。

  峡口镇琵琶村位于铜锣山的余脉,长江铜锣峡的峡口。

  在重庆境内,铜锣山与华蓥山、明月山,海拔约千米,三山平行,间隔数公里,呈东北西南走向,连绵数百公里,横亘在重庆闹市的东部。长江在朝天门接纳嘉陵江水后,水势大增,咆哮而下,劈开大山穿流而去。大江切深谷,水波拍顽石,江岸似陡壁,形成十数公里的峡谷地貌,沿江公路就在长江右岸峡谷边缘穿梭延伸。

  轻车路熟,一路疾奔,汽车很快来到镇口。桥边一条盘山路,轿车向右来了一个约160暗募弊?洌?退呈粕仙健W笞?夜眨?换岫?偷搅髓凌舜濉?

  枇杷村名不虚传,公路两旁,农舍前后,田边地头栽满了枇杷树,雨雾缭绕之中,燕子低飞,满山青绿,挂满金果。

  枇杷树不高,树干有碗口大,齐人的腰间就分支,树皮灰褐色,树形为冠状,枝叶茂密。枇杷叶片宽大,椭圆形,向阳面为青色,背阳面为绿色,叶背面铺满绒毛。果似枣形,金色灿灿,三五颗一簇,尤其逗人喜爱。

  枇杷村乡民好客,有农家特有的质朴。他们邀我们上山免费摘果尝鲜,口称,自家种的果子,你能吃它多少哟!恭敬不如从命,采果禁令一解除,随行人等信手采果,尽情享用。枇杷的甜香味还真解馋,不一会儿就听到有人饱嗝不断,喜悦之情也挂上了脸蛋。

  枇杷受到市民的青睐,是市场的宠儿。我粗约的计数了一下,该农家房前屋后种有枇杷三十余棵,按每棵采果六十余斤,年收入就有9000余元。

  枇杷属蔷薇科,常绿乔木,秋日养蕾,冬寒开花,春暖结子,夏初成熟。可以说,枇杷兼通人性,十月养性,一朝结果,聚四时之雨露,集四季之气息,再加上身披皇帝独尊的明黄色果衣,所以人称“果中之皇”。枇杷不仅味道甜美,还有极高的药用功效。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记载“枇杷能润五脏,滋心肺”,传统中医认为,枇杷果有祛痰止咳、生津润肺、清热健胃之功效。

  饱尝枇杷美味以后,一个问题总是萦绕在心头,百思不得其解。同一个枇杷村,一样的水土,一样的品种,一样的栽培,为什么有的枇杷蜜甜;有的甜不敌酸?请教农家,农家解释说,向阳的果树接受阳光,照射充足,光合作用充分,果实糖分积淀好,所以口感甜美。谷地或背阳的果树就没有这么幸运了,光照少,光合作用差,糖分不足,自然就酸味十足。真是天壤有别,酸甜两重天了。

  再有一条经验,采果的日子,一定要选在晴天,这样果实干燥,无水臭味,新鲜爽口,还容易储存。

  峡口镇枇杷村是名副其实的枇杷之乡。

  在到枇杷村之前,我只知道闹市区有个枇杷山,打从孩提起,游览枇杷山也有十余次。遗憾的是,在枇杷山未见一棵枇杷树,未尝一颗枇杷果。真可谓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。比起枇杷村的累累硕果,差之远矣。禁不住拟诗一首,以诗为证:

  枇杷山上无枇杷,

  铜锣峡口才安家,

  满山遍野帝皇气,

  青衣难掩黄金甲。

夏之旅文章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