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梨果 >

行道树的文章

/2019-01-19 13:08

  篇一:行道树

  我们是一列树,立在城市的飞尘里。

  许多朋友都说我们是不该站在这里的,其实这一点,我们知道得比谁还都清楚。我们的家在山上,在不见天日的原始森林里。而我们居然站在这儿,站在这双线道的马路边,这无疑是一种堕落。我们的同伴都在吸露,都在玩凉凉的云。而我们呢?我们唯一的装饰,正如你所见的,是一身抖不落的煤烟。

  是的,我们的命运被安排定了,在这个充满车辆与烟囱的工业城里,我们的存在只是一种悲凉的点缀。但你们尽可以节省下你们的同情心,因为,这种命运事实上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的——否则我们不必在春天勤生绿叶,不必在夏日献出浓荫。神圣的事业总是痛苦的,但是,也唯有这种痛苦能把深度给予我们。

  当夜来的时候,整个城市里都是繁弦急管,都是红灯绿酒。而我们在寂静里,我们在黑暗里,我们在不被了解的孤独里。但我们苦熬着把牙龈咬得酸疼,直等到朝霞的旗冉冉升起,我们就站成一列致敬——无论如何,我们这城市总得有一些人迎接太阳!如果别人都不迎接,我们就负责把光明迎来。

  这时,或许有一个早起的孩子走过来,贪婪地呼吸着鲜洁的空气,这就是我们最自豪的时刻了。是的,或许所有的人早已习惯于污浊了,但我们仍然固执地制造着不被珍惜的清新。

  落雨的时分也许是我们最快乐的,雨水为我们带来故人的消息,在想象中又将我们带回那无忧的故林。我们就在雨里哭泣着,我们一直深爱着那里的生活——虽然我们放弃了它。

  立在城市的飞尘里,我们是一列忧愁而又快乐的树。

  篇二:沙果行道树

  晚饭后,溜圈。近来习惯走民航路的支路,即从天原慧去干水路之间。这段路车少人稀,且人行道很宽;道两旁的树,长得枝繁叶茂,很是好看,调解心情。

  约8月初,突然发现树枝结些果,滴了嘟噜缀着。噢,原来这里的行道树是果树种。以前溜圈,很少走这段路,所以没注意这里的树是啥品种。

  又细看一下,这一段的行道树是沙果树,足有20多棵,100来米长,硕大的树冠象伞样似的,小果还不大,手指盖大小,且成了这条路的一段风景。(中国散文网- www.sanwen.com)

  我学过园林绿化,知道这果树是可以选做当绿化树种的,特别是做行道树也更是不错的,很是佩服当时规划者的内行决策。不过,从心里还有种担忧:这果成熟时能否占住吗?它可是面检验来回行人素质的镜子哟。

  约8月中旬,我在树下人行道上溜圈。沙果够大了,在逐渐变红。树下,落些星星点点的青色沙果,随带着还有些绿色的叶子,有几个树枝也折了下来。我的智觉告诉我,现在就有人开始遭踏沙果了;眼前的状况又提示着我,果树的一场劫难是在所难免的。

  约8月下旬,我又在树下人行道上溜圈。树上的果树红了,但没了;树枝的硬伤随处可见,有落到地上的,有连着皮的;地上是半生不熟的沙果,连地下的草皮都踏得乱乱糟糟。满眼苍凉,一片狼迹。这是谁的错?我就弄不明白了。是规划者的错?是城管的错?还是摘果人的错?是能回答:都是沙果惹的祸!

  约9月中旬,我又在这段路上溜圈,又仔细地瞅几眼行道果树,没有病态,且很健康,恢复到8月份以前的精气神上。我瞅着,心绪飞扬起来,沙果树是否是位高级视频师,演绎着路人的品行、素质……

  呵,一个民族的气节,是从沙果这里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!

行道树的文章